bv韦德登录网址-为什么相对于“当官”,汉朝人更爱“封爵”


bv韦德登录网址-为什么相对于“当官”,汉朝人更爱“封爵”

原标题: 为什么相对于“当官”,汉朝人更爱“封爵”

  在山东省滕州市滕州博物馆,收藏着一幅汉代画像石,画像石就是石画。画中一人立于马上弯弓射雀,马前还有一只猕猴活蹦乱跳。

  除了土里埋的画像石,各处汉代古墓出土的壁画中也少不了马、猴、雀这三种动物。汉朝人对这三种动物的痴迷绝不亚于今人对大熊猫的喜爱,马、猴、雀绝对称得上是汉朝人的“吉祥三宝”。

  .

  .

  上图_ 汉代 射雀射猴图

  为什么汉代人会痴迷这三种动物呢?和我们喜欢大熊猫的初衷相同么?一般来说,对某种事物的大规模喜爱背后都有深层的社会原因,汉代人把马、猴、雀当作“吉祥三宝”是为了寄托自己的人生理想。在汉朝,有马就能驰骋疆场,猴、雀同侯、爵谐音,上面所说的那幅画也被称为“封侯射爵”图,是为了祈祷自己早日封侯封爵,实现人生目标。

  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理想,喜欢演戏的可以去当演员,喜欢演员的可以想办法娶演员,想发财的可以去当官,想当官的先要想办法发财。各种梦想交织在一起,构成了多元化的现代社会。

  但是汉代不一样,无论哪个方面看,汉代都是一个一元化的农业社会。社会一元化必然造成理想一元化,汉代人的人生理想也很单纯,就是封侯封爵,从底层百姓到王公贵族,都是封侯封爵。

  上图_ 刘彻(公元前156年7月14日-公元前87年3月29日),即汉武帝

  什么是封侯封爵?车骑将军卫青打匈奴立了大功,汉武帝高兴的不得了,怎么奖励卫青呢?先给他个荣誉称号:长平侯,这就是封侯。有名了还得有利,有爵位之后卫青的待遇一下就上去了,最令人羡慕的就是跟着爵位一同赏赐给他的三千八百户食邑。

  封侯以后卫青的名片就和以前不一样了,以前名片上是车骑将军-卫青,现在要改成长平侯-车骑将军-卫青了。为什么把长平侯放前边?因为长平侯带来的实惠多,车骑将军只是个职务,身份地位还要靠长平侯三个字保证。

  上图_ 卫青(?—公元前106年),字仲卿,河东平阳(今山西临汾市)人

  爵位制度当然不是汉朝人发明的,在商周时期爵位制度就成了维系社会运转的重要环节。上古时期没有人人平等的概念,反而认为人人不平等。不平等就得有个高低贵贱,谁高谁低看爵位,爵位高的人地位就高,地位高食邑就大,特权也多,吃得好穿的好。

  西周、东周的时候实行分封制,被天子分封在外的就是诸侯王,诸侯王按地位高低分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,称为外爵。为天子和诸侯王服务的官僚分公、卿、大夫、士四等,称为内爵

  实际上,秦朝以前的社会都是以爵位为中心运转的,资源也按爵位分配,当时的爵位比秦汉时候的爵位含金量高,但当时爵位只能授予贵族这一小部分人,普通人根本没有封爵的途径。

  上图_ 商鞅(约公元前395年-公元前338年),战国时期政治家

  战国后期国际战争越打越厉害,商鞅为了调动秦国人的战争积极性,规定按军功封爵、封官。“斩一首者爵一级,欲为官者为五十石之官;斩二首者爵二级,欲为官者为百石之官。官、爵之迁,与斩首之功相称也。”从此开始,爵位不再是贵族专利,普通人只要为国家做出贡献也能封爵享受特权。封爵立刻成了当时人的小目标。

  但秦汉时的人生小目标有点多。周朝时内爵四等,外爵五等,十分扁平。对贵族政治来说这不是问题,但是到了全民封爵的时代就不行了,五等爵位实在太少,将士这边刚上战场立功,那边爵位就封到头了,最后一个营拉出来都是“公”,仗还怎么打?加大升级难度行不行?也不行,光做任务不升级的话玩家流失的更快。

  上图_ 秦代车兵

  为了在军功和爵位之间找平衡,秦汉时期的爵位被细分成了四级、二十等的二十等爵系统,二十等爵依军功而定,所以又称为二十等军功爵。

  从下往上,四级、二十等军功爵分别是:士级,公士、上造、簪袅、不更;比大夫级,大夫、官大夫、公大夫、公乘;卿级,五大夫、左庶长、右庶长、左更、中更、右更、驷车庶长、大庶长;侯级,关内侯、彻侯(列侯)。

  四级、二十等的爵位就像网游做任务升级,打的怪越多,攒的经验值越高,级别就越高。级别高了各种待遇就来了。一个汉朝人能穿什么衣服,戴什么帽子,凭的不是个人喜好,而是爵位高低。两个大臣见面谁先打招呼,谁给谁让路,也是爵位决定。朝廷里官僚有什么待遇,喝酒时候怎么排座,看的不是官位,而是爵位。宰相、将军官位虽然高,有什么待遇还要看爵位。

  上图_ 西汉《户律》以爵位名田宅的等级表

  除了官僚,普通百姓生活中许多事也由爵位决定。日本学者西嶋定生考证,秦汉时期就连打猎分猎物都凭爵位,跟谁出多大力气倒没关系。汉朝律法还规定:“下爵殴上爵,罚金四两。殴同列以下,罚金二两。”同时,秦汉时还有依爵抵罪的规定,这时候爵位就不仅仅意味着政治特权,而是一种法律特权了。

  把爵位下放给普通百姓,调动人民为国出力的积极性,这个初衷当然是好的。可一旦爵位过于普遍又很稀缺,就会引发社会问题。

  比如说每个村庄都有、而且只有两三个低等爵位的人,比如说公士,除了这几个公士,其他人都是平民。相比普通群众,公士有巨大法律特权,随便什么事村民都得让着村里这几个爵爷,这就很容易造成他们欺横乡里,成为不稳定因素。

  上图_ 西汉官制简表

 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秦汉两朝都曾普赐民爵。普赐民爵之后整个村庄的成年人都是公士,大家都有特权就成了另一种平等。据说秦惠王在吞并巴中后,所有巴中人都被赐四等爵“不更”。汉朝更是不计功勋的普赐民爵,皇家有喜事了天下赐爵,皇帝高兴了天下赐爵,到最后举国上下都是爵爷。

  对汉朝百姓来说,爵位就是特权,特权就是生活的保障。对汉朝的官僚来说,区分官位大小的秩级只意味着经济状况不同,社交场合的身份地位依然由爵位决定。官职只是职务,爵位才是身份。当身至列侯的时候还有封邑食禄,子孙后代也能荫恩承爵。有了封侯封爵的大背景,汉朝人才如此热爱马、猴、雀这三个“吉祥三宝”。

  文:刘不成

  参考文献:《史记》《商君书》《从爵本位到官本位》

 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